无字未命名

好暖

解凉才不是鱼:

【仲上大夫的漫漫追妻路】天璇番外篇
今天被虐到了整个人很丧……
所以要产粮!
今夜我们是甜枢甜璇!
敬陵光君王傲骨!

有一个小心愿

节哀

有人想写吗
商界大鳄大boss站在人生金字塔顶端的人,他拥有得太多,必须计较得失,不是输不起,而是不能输
成功人士,经历坎坷,白手起家完成了资本积累,却遭遇金融风暴的重创,经历了几乎要跳楼式的失去。最后,以抛弃合伙人为代价独活下来,也被深爱的女友放弃,他抛弃了别人,也被人抛弃,所以即便重新拥有了财富,内心对人性是不信赖的。
(以上来自网络)

想吃谭总明×魏渭。。。

👏

锵锵锵锵火柴酱:

【沙李/高祁/微侯海】【小剧场】绝望的季检察长(上)

今天依然是基情满满的一天!
(๑•̀ㅂ•́)و✧



指路:绝望的季检察长(下)

http://rocin-45462.lofter.com/post/1ece5b75_f7cb45e

名为恐惧

有个同学叫林蓁,我觉得吧大宝特别棒!

衙门二三事

不约:



【不但故事架空,而且文笔也空】
【专案组全员古装向】
【七夕快乐!】



(一)牵牛

周捕头到后院准备练一练惊风腿的时候,淅沥小雨还没下起来。
等到小雨如酥,氤氲着罩在吐着蕊儿的牵牛花上,如雾似幻,如泣如诉——周浩被自己的文学感知力陶醉了。
他唰地扯下外袍就要起势,被手下的崇越急急地拦住,“大人大人!别脱了!”
“何事如此惊慌。”
崇越道,“王婆婆家那头牛又跑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周浩瞪眼,“怎么不去追?”
“韩捕头已经去了——”
周浩气得胡子都要掉了,“胡闹!”


王婆婆家不仅有牛,还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儿。
那姑娘可是真俊,又勤快又能吃苦。就是两眼总巴巴盯在韩灏身上,看着眼神不大好。
周浩顺着牛蹄印一路追过去,正巧见到韩灏牵着头老黄牛往王婆婆家的院子里拴。鬓角上的水雾凝成水滴滚进了他修长的颈里。
周浩不自然地咳了一声,冲韩灏点了点头。
韩灏笑笑,转过身去跟那姑娘说了些什么,端的是一派器宇轩昂人面兽心。只见姑娘轻轻地点了点头,隔着老远都能瞧见笑意。
周浩撇嘴。
“走吧,”韩灏摇了摇手里青油面儿的大伞,“我就是向人姑娘借了把伞。”
周浩插着腰不说话。
韩灏一把扯过他的手带到伞底下来,不由他挣脱。

“你就不能改改你这牛脾气。”
“哼。”
“仔细着,别滑了。”
“哦。”

韩灏把他手拉紧,往自己怀里揣了揣。

小雨转大,打湿了后院里含苞欲放的花儿。有一朵在风中转了转,稳稳地落了下来。
啪——掉在韩灏肩膀上。
韩灏瞟瞟梗着脖子气哼哼的周浩。牵牛牵牛,他也牵着一头牛。
韩灏突然乐了。

“到家了。”
“嗯。”



(二)错

罗县令最近有些苦恼,又不知道找谁诉说。
“小女子愿为大人分忧,”仵作梁音擦了擦手上的血,从随身携带的小荷包里掏出了一整鸭肠,“来一个?”
罗飞木然地接了一根啃了起来。
“识货,”梁音点赞,“沾了点人脑浆的鸭肠才好吃。”
“洗手了吗?”
“你说呢?”
罗飞痛苦扭脸,比了一个“带着你的鸭肠给我滚”的手势。
“老伯真迂腐。”梁音摇摇头。


罗飞把隔夜饭都吐了出来,在床上躺了三天。任外面风吹雨打谣言四起依旧岿然不动。
师爷尹剑断言,“大人这是遭受了情伤。”
“说说!”
“你们知道曾日华消息是最灵通的,十乡八镇没他探不到的消息——”
“个巴马的,能不能不要夸得这么明显?”熊原声似雄钟。
尹剑默默缩了缩脑袋,“他那天跟我说,有人看见咱们县令去富贵楼和穆家小姐相亲了。”
众人震惊。
“难怪那天老伯穿得那么正经。”
“还……还借走了我最贵的衣裳,我……我是要穿去……”
“得了吧就你那破衣裳还没我那验尸工具值钱呢。”
“怪不得还找我借了五两银子。”
“哟,韩捕头倒是存了不少私房钱。”
“娶媳妇儿用的,嘿。”
“哪家姑娘能看上你啊,瞅瞅,就你这模样。”
“怎么着,周捕头这是嫉妒?”
梁音一拍床榻,“闭嘴!你们当众调情当我们是死的吗!”
罗飞虚弱道,“你们当我死的吗……”
梁音水袖一挥,剑指尹师爷,“你接着说。”
“结果穆小姐没来?”
“不仅没来——”尹剑偷偷看了看罗飞,“据说咱们县令还等错人了。”


“这薛大公子可是真的家财万贯。”
“据说他们家看门的吃得都比咱们强。”
“要是县令嫁过去……”
众人眼冒绿光,死死盯着罗飞。
罗飞伸出颤巍巍的手做吐血状,“你们……好狠的心呐……”
“大人大人!别吐了!”崇越差点被门槛绊了一跌,“薛家大公子请了媒婆带着十里文定已经到咱们衙门口了,说是要跟你提亲!”
罗飞是真的晕了过去。



TBC.



七夕礼物兼聘礼请查收= ̄ω ̄=
换文风已经换得没有文风了(点蜡

没人看我就正好不写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