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字未命名

结局之后后

occ我的


对呀,我很喜欢渡海医生

这下轮到渡海征司郎愣在原地  ,明明是暧昧挑逗的话语却在一来一回中变了味道。原本空无一人的休息室,还飘散着淡淡的米饭香气,随着高阶的话语气氛渐变凝固。

 渡海瞪着高阶权太,眼神中闪过一丝迷茫。

高阶在听到渡海的调戏后,没有任何过激反应,仿佛像听到今天天气不错后的随声附和“是啊,今天天很好”直接说出了,对呀,我很喜欢渡海医生,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连对之前那个小女孩的真诚都没有,说话时自动扬起的嘴角充满了礼貌的敷衍。

渡海本来想能看到高阶害羞或更多无措的表情。但高阶却淡定的回答了,还回答的是同样暧昧,然后人却像什么事也没事发生,继续吃饭,就和刚刚渡海拿走高阶的饭一样,只是角色对调了。

渡海眼神变得晦暗不明,嘴角的弧度却越来越大。渡海医生神情诡异的盯着高阶,高阶医生若无其事的吃着饭,休息室的氛围越来越古怪。这样持续了十多分钟,直到护士闯进来,把高阶医生叫走,渡海才收起了诡异的微笑。渡海本来也要跟着去的,却被高阶一脸温柔体贴的表情,“我可以自己解决的,不麻烦渡海医生”给礼貌的拒绝了,留下了一句多谢款待就转身离开。

渡海看着高阶刚刚吃饭的地方,碗里的饭还剩一小半,想着高阶坐在那里时的身影,说喜欢自己时那不带感情的微笑。烦躁的踢开休息室的门,双手插兜,面色阴沉,准备去看着高阶。

   已经是夜间值班的时间了,刚才又都把人叫走了,办公室空无一人。渡海瞥了一眼,就改了路线径直坐到了高阶的位置上。

 不愧是精英啊,桌面整齐有序的放着论文材料,手术安排等,渡海烦躁的移动着鼠标,不停地打开各个文件查看。渡海仅仅离开了三个月,虽然渡海在这期间也不停的在各个手术室之间忙碌,但还是被高阶的工作量吓到了。

  在不停地研究高阶近期工作的时候,终于翻到了一个未命名的檔夹。渡海挑了下眉头,接着毫不介意这是别人的隐私就点开了。里面有一张照片。是高阶和世良和岛野小春三人的照片。渡海本来兴致盎然,在看到照片后立即换了一副模样,一脸不耐烦却又不肯关掉,死死盯着照片上的高阶权太。照片上的高阶权太笑容依旧温柔礼貌但眼睛里却也散发着温柔,是真的在笑。

 渡海坐在高阶的位子上,比起高阶端正的样子,渡海垮垮的靠在椅子上,电脑上还是那张照片,并没有关掉,渡海看着屏幕上的笑容,既觉得刺眼又舍不得移开目光。深夜的办公室只有高阶的电脑亮着,屏幕的光亮在黑暗中显的格外孤独刺眼,渡海动了动整个人蜷在座位里一遍遍思索着高阶权太。高阶权太这个人看起来一脸精英的感觉,和人说话时总是带微笑,让人感到温暖可靠,是一个医生应该觉有的特性。但回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明明是敌对大学来的,在一种十分不利的环境中,众人抵制时,依然保持风度,侃侃而谈。自己当时的心情是想看热闹来着吧,但也不得不承认当时整个东城大,除了佐伯外再能引起自己注意力的也就他一个。

 

被叫走的高阶已经处理完成,确实不是什么棘手的问题,而且在渡海不在的时间里,因为佐伯教授当选要处理的事物比起之前繁重,又没有其他人可以替代,所以高阶医生也比之前有所提升,但这不是他拒绝渡海跟来的原因。


你是个标准反派,可我就是喜欢你

我太喜欢剧版的面面了,现在应该叫夜尊

我不相信这世上有无欲无求之人

赵云澜—昆仑
求仁得仁,还有沈巍
沈巍—斩魂使
一心只求赵云澜,为此负重前行不曾停歇

面面
我始终看不透他想要什么
他像是八点档煽情剧里的标准反派
悲催的童年,受人敬仰的哥哥,解释不了的往事
除了过分好看
都不用说flag了,结局没跑了,都是套路
哄两句就好了!

面面善于传销,他吸引来的人都是自身心智不够坚定之人,都是有所图谋的(阿杀表现还不错,可惜
身陷黑暗久了,目所能及都是黑暗,又如何能看清自己。
沈巍是特殊的,他清楚自己的喜恶,生来就不一样,更遇到了昆仑,遇到了一生最重要的人,连魂魄都是黑的,却独有心头血还是红的,再疼也是甜的

面面说不相信时,我大概明白在他眼中的世界,在天柱里和天柱外唯一的区别就是更引起哥哥关注,其他没有太大区别(书里的鬼面我觉得更有理想一些,虽然感觉没有剧里的面面掀起的波澜大

面面就是个连血都是黑的,杀人不眨眼的坏人

可他嫉妒他的哥哥
在剧里又有了万年前的阴差阳错,种种表现像是一个想要爱,却不知该如何。终由爱生恨,想要得到世界来填补空缺的心。

欲得光明,先尊黑夜
是为了骗人起的口号,可自己心底是不是也渴望光明

经历过种种无助,绝望(中二
你又从何要求他,长成别的样子(哥哥还忙着谈恋爱

(像隔壁费总那样?真心太难得,偷隔壁一句话
好像冲回万年之前那个面面摔到在地的夜晚(不不不,在和哥哥走散那天就,一把抱起,抗走。这么可爱的小美人是我一个人的!)


ooc 

面面实在太好看了!

结局之后,改

ooc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大部分一样(笑)

没有粮吃的日子

渡海在离开东城大的第三月,回来了 

“哎!”办公室众人发出惊叹 

三天前 
“论文要怎么写” 
收到一份没有署名的邮件,高阶立即想到了渡海。 
之前曾在休息室门口因论文而争执时说过“你只是个手术匠人罢了”,那人竟回“你这样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真是让人意外的回答。
高阶却总是会回想起那时渡海的表情,明明满是敌意和嘲讽。尤其当渡海不在东城大的日子更甚。当时两人可以说靠的非常近,高阶可以清楚的看到渡海那被放大的笑容,除了浓浓的讽刺以外眼神里还有一种说不清的微妙感觉。可能是因为当时太过气愤,高阶每想到渡海那嘲讽又带着微妙感的笑容,总是心跳加快,脸颊发热。
不过高阶控制里很好,克制自己不要总想着那个笑容,即是想了一般人也看不出异常。除了同样想念渡海医生的世良能发现高阶医生克制思念后的落寞。

“是渡海医生吗?”高阶心跳悄悄加快,双手不受控制的直接发出自己的猜想。 
“嗯”
高阶盯着那个简短回复,在屏幕前愣住了。双手支在桌上,回想之前曾询问佐伯教授关于渡海离开的意见,佐伯当时老神在在“那孩子有他的骄傲,高阶医生要加油啊” 当时以为后一句是说的工作,现在看来佐伯教授还真是了解渡海啊。 
“请回来吧,不管怎样的多少次,我都可以完成。毕竟我还欠你的,用金钱以外的东西来还”高阶在思索后立即发出了恳求渡海回来的邀请。
可健康的心脏还在加快跳动并没有跟着高阶发出的邮件恢复平静的意思,直觉感到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的高阶,决定补一句,加上了同样思念渡海,欠渡海债的实习生来增加渡海回来的可能性。
“世良也可以”

三天后。

渡海一直没有回复,正当高阶坐在嘈杂的办公室利用休息时间想着渡海,皱着眉头对着依旧没有新消息的邮件感叹“还是不行吗?”准备再发邮件追问渡海的时候。渡海就从他眼前走过,直接到休息室去了,而忙碌的众人都没发现那一掠而过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是幻觉吗”高阶皱眉喃喃怀疑道“是最近过劳了吗”眼神恍惚的盯着渡海路过的门口。接着世良就冲进办公兴奋的喊道:“渡海医生回来了!”办公室众才有所发觉的,整齐的朝世良的方向发出惊呼!
“哎,不是幻觉啊”高阶笑了笑,朝相反的休息室看去,想着刚刚渡海路过时对他若有似无的微笑,依旧是一脸毫不在乎(欠揍)的表情和说不清的微妙感,却没了敌意和讽刺。高阶心道“看来以后不用那么辛苦了”笑意又加大了几分。 

渡海离开后,大家开始自由出入休息室。世良本想着激励自己就用了渡海医生的床位,没想到渡海医生回来的那么突然,明明之前还下落不明,一点消息都没有。
所以当众人正围着世良追问时,渡海又从休息室出来,随意的就靠在休息室门口。
偌大的办公室,人员繁多,却依旧没人注意到恶魔本人已经回到了他的领地,而是都在围着世良打听关于渡海的消息,除了迷迷糊糊好像是和恶魔本人打了招呼的高阶权太。
渡海静静地看着众人围攻世良,世良手忙脚乱的说不清楚,看了一阵热闹才面无表情喊到:“喂,休息室是怎么回事”但目光却是早已转移到高阶身上。
一开始就发现渡海已经回来的高阶,察觉到靠在休息室门口的渡海以一副慵懒,和奇妙的表情看着自己时立即收起之前还带着的一丝迷茫呆滞感和放松的微笑,下意识的换上标准的职业微笑对渡海点头示意,渡海却冷这个脸。
虽然之前的事情大家对渡海医生有所改观和理解,但“一千万!”的恶魔形象深入人心,人群一下子散开各忙各的,没事的也找事去了,只剩世良孤零零的呆呆的站在原地。
世良低着头歉意道:“我马上去收拾”声音还带着隐隐的兴奋。当时渡海医生离开的时候世良很是难过,还守着当时渡海为支开的他“吃米”的约定。现在渡海医生回来了,刚从佐伯教授那得到消息的世良当然很开心,立马跑回办公室,想告诉同样思念渡海医生的高阶老师,但在办公室被围住而下一秒就被渡海医生吼的场景实在很容易让世良回想起之前搬大米的苦逼日常,“这个人果然还是恶魔啊!还好这次不用搬大米!”世良心里是即庆幸又感慨,打算一会有空和花房护士好好吐槽一下。这时的世良想不到他的未来除了有许许多多的大米在等着他,还有渡·真恶魔·一亿债主·海的教导也在等他。 
高阶看着本来很兴奋的世良一下灰溜溜的,感觉自己有一定的责任,之前没有能告诉过世良让他准备一下,虽然自己也不能确定渡海是否会回来。但还是心疼世良! 
“我也来帮忙”高阶微笑着起身去帮忙,“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世良连忙摆手慌张道“高阶医生您还是多休息一吧,最近您太辛苦了”。高阶看着世良慌里慌张的模样越发觉得心疼。拍了拍世良的肩温柔微笑道:“没关系的,一起会更快的”边说边推着世良一起走去。
 本来只是面无表情冷着个脸的渡海,在高阶笑着说要帮世良的是时候眼神发出,像是当初要夺走佐伯教授的黑色止血钳一样锐利的目光。 
在二人收拾床铺的时候,渡海煮了一锅饭,正好两人收拾好,饭也好了。 世良正高兴的想着可以达成和渡海医生一起吃米饭的心愿时,渡海医生突然让世良把他不在期间的所有手术,都写成一篇新的论文并且明天一早交给他。世良彻底满脸忧愁,刚想质疑为什么写论文?话没说出口,就被渡海医生凶狠的瞪着。世良现在一点都没有刚知道渡海医生回来时的兴奋,心里想着魔鬼就急忙离开了,连高阶医生都忘了。
而渡海回来威压使得休息室回到了“独霸”的状态,没有人敢进来,尽管人们对渡海医生有了一定了解,渡海征司郎依旧是恶魔的代名词,但没有一人敢进来直接询问渡海医生的八卦。
而出去的世良自然又受到了围攻,也在办公室的花房和猫田在人群外表达了对世良的同情,但猫田前辈的表情要复杂一些,和之前渡海医生看世良有点像,似乎藏着幸灾乐祸和不怀好意,当然可爱的花房并没有看到。

“那我也先告辞了”高阶微笑道,准备离开,看着眼前的那人的一头乱毛,笑容越发温柔,但高阶本人并没有注意到 。 
“呐”渡海叫住高阶幽幽的盯着那人的温柔笑容,“吃饭吗。”把已经盛满饭的碗递到了高阶面前。
高阶略带无奈的望着渡海,明明该是疑问句,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肯定句啊。渡海刚煮好的饭,还冒着浅浅的白雾,空气中有弥漫着淡淡的米香,只是一碗普通的白饭,但每一粒米都饱满而晶莹剔透,十分诱人。之前花房她们吃并没有多大感觉,看来也的确是饿了呢,高阶自嘲的笑了笑后欣然的接了过来。 
渡海皱眉看着眼前的人,比起离开的时候瘦了不少,原本修身的白大褂变的空荡荡的。和小猫交换信息的时候,知道这个人在改革之后忙上忙下,连吃饭偶尔都顾不上了,更是经常加班到深夜。想之前邮件也是在凌晨,却立即回复了。刚刚和世良站在一起的时候,世良倒是胖了(并没有),真是碍事啊。(刚到宿舍为论文发愁的世良突然打了个喷嚏)
渡海边打量着身旁的高阶边拿起一个鸡蛋往碗里磕,双黄蛋。而坐在身旁的高阶正捧着什么都没加的白饭吃的津津有味,已经吃了小半碗了。渡海直接伸手夺了过来。 “唉!渡海医生,那碗——”没等高阶说完,渡海就把那碗双黄蛋加好调料,放到高阶手里。高阶疑惑的看着渡海,看渡海接着他那碗继续吃,神情自然的好像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感受到高阶一直保持着拿饭的姿势惊讶的看着自己,渡海刚要开口说话,高阶马上低下头,认真的的扒着饭,一副做了什么坏事,被发现了,极力掩饰的模样。 渡海脸上露出“一亿”时恶作剧的笑容,眼神却比做手术时还认真“看来高阶医生很喜欢我。” 

高阶点点头道:对呀,我很喜欢渡海医生

结局之后

ooc我的

渡海在离开东城大的第三月,回来了
“哎!”办公室众人发出惊叹
三天前
“论文要怎么写”
收到一份没有署名的邮件,高阶立即想到了渡海。之前曾在休息室门口争执的时候说过“你只是个手术匠人”那样的话。
“是渡海医生吗?”
“嗯”
“回来吧,不管多少论文我都可以,毕竟我还欠你的,用金钱以外的东西来还”
高阶想起之前曾问过佐伯教授关于渡海离开的看法
“那孩子有他的骄傲,高阶医生要加油啊”
当时以为是说工作,看来佐伯教授还真是了解渡海啊。
渡海之后再没有回复,正当高阶坐在办公室暗自想到还是不行吗?准备追问的时候。渡海就从他眼前走过,到休息室去了。
“是怀疑是幻觉吗”高阶喃喃道
世良冲进办公室道:“渡海医生回来了!”众人惊呼!
“哎,不是幻觉啊”高阶笑了笑,望着休息室的方向,想着渡海路过时对他的微笑,“看来以后不用那么辛苦了”笑意又加大了几分。
渡海离开后,大家开始自由出入休息室。世良本想着激励自己就用了渡海医生的床位。没想到渡海医生突然回来,众人正围着世良询问时,渡海靠在休息室门口喊到:“喂,休息室是怎么回事”。虽然之前的事情大家对渡海医生有所改观,但“一千万!”的恶魔形象深入人心,一下子人群散开各忙各的,没事的也找事去了,只剩世良孤零零的。世良低着头歉意道:“我马上去收拾”虽然渡海医生离开的时候很不舍,但回想起之前搬大米的苦逼日常,心道:这个人果然还是恶魔啊!还好这次不用搬大米!这时的世良想不到他的未来除了有许许多多的大米在等着他,还有来着恶魔的教导也在等他。
高阶看着本来很兴奋的世良一下灰溜溜的,感觉自己有一定的责任呢,之前没有告诉过世良让他准备一下。虽然自己也不能确定渡海是否会回来,但还是心疼世良呢!
“我也来帮忙”高阶起身去帮忙,“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世良连忙摆手道。高阶看着世良越发觉得心疼。拍了拍世良的肩道:“没关系的”一起走去。
本来就面色不善的渡海,在高阶说要帮世良的是时候眼神更加锐利。
在二人收拾床铺的时候,渡海煮了一锅饭,正好两人收拾好,饭也好了。
世良高兴的想着可以达成和渡海医生一起吃米饭的心愿时,渡海医生突然让世良把他不在期间的所有手术,都写一篇新的论文并且明天交给他。世良满脸忧愁,心里想着恶魔就离开了,都忘了高阶医生。
渡海回来威压使得休息室回到了之前的状态,没有人再进来

心里眼里都是默读,全世界最棒的嘟嘟!(要是宇叔和龙哥演就太好)

脑仁疼,我怎么就哭了呢,我好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心态完全崩了,20年像白活了一样,所有的委屈都历历在目,白活了一样,无法立足,根本放不下啊

还是羡慕李同学,我要去天台了

标签好混乱啊(扶额),该讨厌美图秀秀,还是老电脑啊